欢迎光临寺界 领略名寺魅力

experience the african style

领略非洲风情 体会彩色国度

圣容寺塔-凯发网址

正成科技            圣容寺塔

圣容寺塔是甘肃省境内唯一保存完整的唐代佛塔建筑,弥足珍贵,被称之为“甘肃第一塔”。在甘肃省金昌市永昌县御山峡谷内,圣容寺后和寺前山顶上,屹立着一大一小两座佛塔,遥遥相对,为圣容寺古建筑之一。形制与西安小雁塔相似,均为密檐式塔圣容寺塔于2001年7月被国务院公布为国家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对研究河西走廊佛教建筑艺术具有很高的历史价值。

 

 

大塔:位于圣容寺后面山顶上,有史料记载被称为“舍利塔”,通高16.2米,塔基每边长11.67米,为七级方形,空心砖结构,大塔平面呈方形,从下至上略有抛物线收分,外表美观朴素。第一层南面辟门,二三四层南面开有窗户,密檐用砖砌迭涩,挑出13层,第4、第8层挑出菱角牙子。塔内原有木梯,可通塔顶。塔身无雕刻,但塔内墙壁上有数层壁画,表层模糊,第二层画有一尊与莫高窟壁画上相似的御山圣容瑞像,塔壁上还有“番僧一千五百人”和“圣容寺”等题记。

 

大塔

 

小塔:位于寺前山顶之上,坐北朝南,通高4.9米,塔基边长5.26米,为实心,南面一层有劵砌拱门,方形塔檐以砖横斜而砌,层层叠涩挑出3-5层。小塔内空间很小,仅能容纳一人站立。两塔一大一小,南北对称,千年来一直静静地守望着御山峡谷,注视着这里的世事变迁。

 

小塔

 

 

 
 

圣容寺塔由来

 

贞观十八年(公元644年),也就是唐朝建立后的第27个年头的春天,著名高僧唐玄奘从天竺取经归来,越过了终年冰雪的葱岭(帕米尔高原),踏上了大唐国土。玄奘在经过敦煌、肃州、甘州时,都受到了地方官员和僧众的热烈欢迎,作了短暂的停留后,就径直取道往番和郡感通寺而来,番和郡感通寺也就是永昌圣容寺,以了却他去天竺求法之前发下的回到大唐后要在感通寺讲经说法的宏愿。讲经一月,返回长安后,唐永徽三年(652)玄奘法师亲自主持修建大雁塔,唐中宗景龙年间(707-710)又建造了小雁塔。

 

大雁塔

小雁塔

圣容寺塔(大塔)

圣容寺塔(小塔)

 
据说,圣容寺塔的设计、建造的图纸与小雁塔一脉相承,外观上极为相似,两塔跨越千里东西遥望。因河西走廊气候干燥,雨水较少,圣容寺塔虽已经过千年的风吹日晒,但保存更为完整,较之小雁塔外观更为挺拔。
 

御山圣容寺遗迹

 

双塔雄峙御山山顶,一大一小一高一低遥相对望,在苍茫龙首山中,直刺碧霄。双塔所拱卫的山谷之间就是曾经辉煌无限的圣容寺。御山圣容寺位于甘肃金昌市永昌县城北10公里处的御山峡西段,城关镇金川西村一社。御山峡属于龙首山脉,峡谷东西走向长约3公里,一条小河贯穿峡谷,两侧御山之间即为圣容寺。圣容寺遗址背靠古长城,南北两山逶迤蜿蜒,山形奇特,被誉为白象托塔。

 

御山圣容寺

 

圣容寺初建于北周保定元年(公元561年),初名瑞像寺,隋炀帝曾特意前往拜谒,该寺改名“感通寺”,吐蕃统治河西时,改名圣容寺至今。圣容寺在漫漫千年间的历史长河中历经了兴衰。到了上世纪50年代,所剩的寺门和殿宇也被当地群众拆除,只剩下两座唐代砖塔和石壁上的浮雕佛身遗迹。

 

 

圣容瑞像佛首

 

圣容寺内的核心文物是一通高一丈八尺的浮雕石佛瑞像身躯,现还完整地挺立于原寺址石壁之阳。石佛瑞像佛首的发现是在1973年6月,像首高约58厘米,头顶有较为低平的螺髻,面相方颐,鼻梁隆起(稍残),上眼皮微垂,下方有曲线一条,据考证,佛首属北周或隋代时期的造像,呈现出浓厚的印度造像风格。这尊发现的佛首刚好可以和圣容寺浮雕石佛瑞像身躯铆接在一起,完全符合敦煌壁画中描绘的有关圣容瑞像身首迎请安装、可以分离,可以再重新安置佛头的场景。佛首现珍藏于永昌县博物馆,为国家二级文物。

1973年发现的圣容瑞像佛首

现藏于永昌县博物馆

 

说起圣容瑞像的来源,不得不提起一位在佛教历史中久负盛名的高僧——刘萨诃。

 

 

东晋时期,北方曾有一位影响力极大的高僧释慧达,俗名刘萨诃。相传他有超凡的预知和感应力,被称为圣僧,成为佛教的第22代宗师,在佛教典籍中多有记载,莫高窟中也留有许多壁画故事。

 

 

他在河西修行时在云庄寺落脚,一日望着御山峡谷的方向顶礼膜拜,并做出一个神奇的预言:他日此山当有瑞像出,灵相具者,则世乐时平,若其有缺,则世乱人苦。即佛像身首完整则百姓安康世道太平,若身首分离则会天下大乱黎民受苦。

 

据传说,刘萨诃预言85年后,也就是公元520年,御山峡谷里雷震山裂,从山崖上挺出来一尊缺头的佛像,僧人和百姓们害怕预言成真,就给佛像安装了佛头,但是白天安上晚上就掉下来,第二天白天再安上,晚上又掉了下来,如此反复多次。

 

此后的40年里,天灾人祸连连发生,朝廷苛政、百姓疾苦。到了北周时候,国家安定,佛首在凉州七里涧被发现,并被送回瑞像身上。这些世道兴衰正好应验了刘萨诃的预言。因为这一灵验的预言,北周皇帝在此修建了瑞像寺,也就是如今的圣容寺。

 

 

在当时,因为预言的灵验,瑞像寺香火日盛,刘萨诃在河西走廊的名声也日显,在敦煌莫高窟第72窟、第203窟、第231窟等洞窟的壁画上,都画有刘萨诃和瑞像寺的传说故事。不过,与其说是他的预言准确,不如说是历史的巧合。刘萨诃所处的时代正是中国历史上的南北朝时期,河西走廊少数民族政权并立,混战不休,佛像的开凿,佛首的雕刻必然都受到了影响,最终被演绎成了预言灵验的神话。

 

2021年11月12日 16:06
浏览量:0